•   旧版 手机版
     
     
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文化 -> 文艺荟萃
    那年好大雪
    2019-02-19    吴宝三    黑龙江林业报

      “燕山雪花大如席?#20445;?#36825;是我读小学时就能背诵下来的李白的一句诗。?#39029;?#24120;对自己发问,如果当年诗人来到盛产大雪的北国黑龙江,面对铺天盖地的飘飘大雪,不知这位诗圣当如何感叹?或许写出流传于世的诗句,亦未可知。少小离?#19994;?#25105;,乡愁这个词汇,像挂在心灵深处的一把钥匙,每当冬天大雪降临,便打开了孩提时代那扇记忆的大门。

      20世纪50年代,松花江哈尔滨段发大水的那年隆冬,不管江南还是江北,雪大得出奇,下个不停,仿佛进入一个混沌世界。“长空雪乱飘,改尽江山旧。仰面观太虚,疑是玉龙斗。纷纷鳞甲飞,倾刻遍宇宙。”雪片扬扬洒洒无休无止,大地上没了路,焉能行马通车,乡镇村屯恍若与世隔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我家所在的兰西县榆林镇,呼?#24049;?#37324;的大小船只尽被大雪吞没,一趟趟低矮的碱土平房,被大雪盖得严严实实,房顶积雪有两尺多厚。积雪平了窗台,堵住了屋门。我早晨起来要去上学,?#30422;?#21482;好用裁纸剪刀从屋里划开窗缝,推开纸窗跳出去清雪。竹条扫帚?#38597;?#19981;上用场,只能用木板做成推雪的工具,把门口的积雪堆将起来,打开一条出门的通道。

      从家里到学校不到一公里,我和左邻?#30097;?#30340;同学一同搭伴去上学。上学的?#39134;希?#19968;个个背着书包的孩子,在齐腰深的大雪中跋涉,好像身背游泳圈在雪浪中奋力游?#23613;?#21040;了学校教室,先设法从?#30333;?#36827;入上课的课堂,然后用从家里带来的玉米瓤子点燃火炉,倒出鞋窠里的残雪,将湿鞋放在炉盖子上烘?#23613;?/p>

      顶着飘飘洒洒的大雪,全校师生总动员——铲雪。铲雪工具是老师?#23663;?#23398;自制的,采用推土机原理,?#29123;?#21333;又实用,在锄杠或锹把?#39134;?#38025;上木板,几个人一起往前推,眨眼间,操场上堆起的一排排雪堆,似大地上丰收的谷垛。我?#21069;?#25945;室窗前堆起一个个雪人,不知哪个淘气鬼给门口的雪人嘴上插根树枝子,树枝上挂个洋铁?#26657;?#22909;似叼着一支大烟斗的马戏丑角。雪不停地下,同学们不停地推铲,雪地上那一串串脚印,眨眼填平眨眼又被盖满;一张张小?#36710;?#20923;得通红通红,吐出的哈气在头发、?#27982;?#19978;结成一层层霜花。

      大雪终于停了,阳光格外明亮,照在雪地上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那个年代,人们还不知道保护生态环?#24120;?#23545;北大荒“棒打獐子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十分自豪,念念不忘靠山吃山靠河吃河的古训。有人献计献策说,下大雪后野鸡到处寻找食物,常常?#23665;?#23478;里的柴火栏子,一?#32439;?#36827;雪堆里——顾头不顾腚。这正是狩猎的好时机。由此学校突发奇想,趁大雪覆盖大地,动物出来觅食之机,组织全校师生去大地里打野兔。于是乎,老师领着各班同学,手?#27490;?#26834;家什,浩浩荡荡向五里外的王家窝铺进发。我此前去过那里,平日里常见三三两两的野兔,无忧无虑地在大地上?#20998;?#23305;戏,今?#24352;?#26159;在劫?#28895;?#20102;,怜悯之心油然而生。

      几百号人排着队,在红旗猎猎、歌声阵阵中行进。打野兔?#25159;?#30340;战术是围剿,圈定?#27573;?#21518;,团团围住,逐步收缩,就像打鱼一样,收网取兔。呜呼,一只只活蹦乱跳的野兔在棍棒下死于非命。命大的野兔从低年级小同学胯下夺路而逃,这些小同学不能亲自将其斩?#20445;?#22909;一阵望兔兴叹。

      围剿野兔行动,在小镇子上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,有人津津乐道,有人持不同政见。我和几个小同学被?#28216;?#37326;兔的同党,成了让人取笑的天真烂漫的小?#20498;稀?#26152;夜星辰昨夜风,年逾古稀的教导主任马老先生,提起当年这档子事,连连摇头,追悔莫及。围猎无功而返,我回到家里,无心思堆雪人、打雪仗,便和几个小伙伴找来几个破旧的“喂大罗?#20445;?#20420;式水桶),装上水,放在门外冻起来。

      第二天把冰砣倒出来,将中间没有冻实的地?#25945;?#31354;,几?#24403;?#28783;制作成功了,一点也不比大人制作的?#39134;?#20912;灯放在堆起的雪人头顶上,似一顶顶晶莹剔透的王冠。每到晚上夜幕降临,同学们个个?#27531;?#20110;色,陶醉其中。

      过年了,我在冰灯中间点燃一根粉红色的“磕头了?#20445;?#23567;蜡烛),顿时?#27966;?#20986;迷人的光彩。此时,家?#19968;?#25143;或门前或?#22909;?#21475;冰灯?#20102;福?#27985;然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。冰灯照得那些雪人憨态可掬,一?#27599;?#22823;树下堆起的积雪,蜿蜒起伏,形状各异,?#38138;?#40517;展翅,似虎豹匍匐。而冰灯中间跳动的烛花,令我想起王家窝铺的剿兔大战,想起野兔的家园和它们祈求保护的一双双红红的眼睛。

      我如此怀念故乡,那是冰天雪地盛产大雪的地方。

      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网站地图  
       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?#38477;?#35805;:0451-82622425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?#24515;?#23703;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:05002205 政府网站标?#22581;耄?300000013
           
           
   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